赵一曼狱中斗争纪实(中)

浏览数:1274

大野向特务科长山浦公久,特高股长登乐松、副股长大黑照一报告了有关审讯赵一曼的情况后,说:

“把赵一曼押起来,给她治好伤,当做破坏抗日组织的反间用。”

大黑和大野在日本国内就是同事,同任上高知县巡查,是十多年的好朋友。大黑担心大野负的责任太大,于是反对说:

“这样顽固的女人,要想把她当反间用,办不到,而且伤那样重,还是杀了为妙。”

大野仍坚持他的意见:

“其实,利用她,还是利用别人,都可以。总而言之,我们握有利用她的自由,如果利用得妙,比杀几百个抗日军的效果还大呢!”

山浦听完大野和大黑的议论,考虑一阵后,做了决定。

“可以按大野的意见办。监视的责任由大野来负。”

大野把治疗赵一曼枪伤的事交给曾留学日本的医生、警务厅卫生科长王亚良。但因赵一曼伤势太重,伤口已经溃烂化脓,有生命危险,王亚良感到困难,于是又请一个白俄医生来看。白俄医生认为必须进行手术,锯掉那只伤腿才可能保住生命。大野叫王亚良和赵一曼说明锯腿的事,赵一曼坚决反对,提出宁肯被杀也不锯腿。大野又和山浦等人商量,最后决定把她送进哈尔滨市立医院去监视治疗。

12月13日夜里,大野派南岗警察署特务系警长张兴武把赵一曼送到市立医院,并派南岗警察署管内邮政街派出所警士董宪勋、范迪民、田××等三人轮流监视。

为赵一曼治伤的主治医生是中国人张柏岩,他有爱国思想。他知道赵一曼是抗日人员,又见她受这么重的伤仍如此坚强,从心里敬佩,所以治疗特别认真。他给赵一曼腿部受伤处照了X光片子,看出大腿骨碎了,24块碎骨片散乱在肉里。他知道赵一曼坚决反对锯腿,所以也想尽量保住她的腿。当大野间他诊断结果时,他说:

“若是把大腿锯掉,治疗的时间会快一些,若是不锯掉,身体不发烧,顺利地度过去,也许会僵化的,僵化以后,只不过腿略微短些。”

大野听了,只得同意不锯腿治疗。治疗期间,大野仍经常带着翻译来病室审讯。一次大野假装关心地问赵一曼:

“伤好了以后,你打算怎祥呢?”

赵一曼嘲讽地回答:

“反正你们不能放我,如果我的伤治好了,我愿意做负伤的警察队员的看护妇。”

大野听了奸滑地说:

“你这是说胡话。若是叫你当看护妇,警察队会全部叛变的。你把我当成傻子,那你可就打错算盘了。”

又过了两周时间,大野到长春检查官事务所受训去了。后又调到阿城县。此后,赵一曼再也没见到这个狡猾凶狠的家伙。

监视赵一曼的任务交给了特高股长登乐松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收藏本站